工商時報【呂清郎╱台北報導】

今年稅收想達標,可能還要多努力。根據財政部公布4月全國稅收1,031億元、年增30億元或3%,前4月稅收4,502億元、年增45億元或1%,年度達成率僅20.9%,表現不如去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前4月贈與稅、營業稅均創同期歷史新高,菸捐為歷年同期次高,菸稅則是近5年新高。

財政部統計處副處長陳玉豐表示,根據初步統計結果,今年前4月稅收情勢雖遜於去年同期,但還要進一步觀察5、6月包括房屋稅及所得稅申報結束後,才會比較明朗一點;根據各分項稅目來看,表現比較亮眼的是前4月累計贈與稅95億元,創同期歷史新高,且已達成全年預算的88.8%,單月19億元也較去年同期大增近5成,主要原因是遺贈稅即將調漲效應,引發不少大額贈與案件紛紛出籠。

前4月營業稅1,096億元,也創歷年新高。陳玉豐指出,受惠於國內消費活動回溫、進口油品、煤礦、積體電路等稅額增加的交互作用挹注;還有前4月菸捐119億元、創歷年同期次高,菸稅70億元則創近5年新高,主要是反映民眾漲價預期的心理作用。

陳玉豐說明,為挹注長照財源,菸稅預計6月中旬調高,在稅負上升的效應下,菸品需求短期增加,帶動菸商出廠產量攀升,直接導致菸稅及菸捐明顯增加;觀察前次菸稅及菸捐高點為2011年,當時由於反菸團體向立委提案修正「菸害防制法」,提議將菸稅調高20元,最後雖然沒有完成修法,但同樣引發一波預期心理的刺激作用。

其他分項稅目部分,前4月證交稅252億元,較去年同期增加6.8%,來自於台股交易量回溫的帶動;前4月土增稅294億元、年成長31.4%,因房市略見回溫,還有去年因實施房地合一課稅上路,公告地價也將調漲,大量房地提早在前一年底前完成交易,造成去年基期偏低。

至於前4月累計減少的主要分項稅目,包括綜合所得稅927億元、年減28億元或2.9%,主要是補繳稅款減少所致;營利事業所得稅8億元、年減24億元或75.5%,因大額退稅增加的結果;貨物稅568億元、年減44億元或7.1%,來自於基期高的效應;關稅348億元、年減19億元或5%,則是菸葉製品、車輛及相關運輸設備稅額減少。













▲這種你所熟悉的片段,請小心,這就是媽寶的前奏曲。(圖為示意圖,非文中當事人/記者林世文攝)

作者:楊鈺瑩/著、笛飛兒EQ教育/協助寫作

摘自:大寫出版《孩子的天才,需要蠢事許可權:4216個搗蛋鬼教會我們的事》

●精選書摘

如果我們不能拿棍子跟情緒管小孩?孩子會不會太懦弱呢?

曾經,我們看到這樣一個孩子,小學三年級,他口渴了,走出教室門口找媽媽喝水;手不小心在撕紙的時候,不小心被紙割傷了,走出去外面找媽媽擦藥;擦了藥之後,他還是覺得挺疼的,再走出去外面。恩!這次被老師攔下來了,老師堅持他必須來找我們,不能再找媽媽,於是孩子從老師手上領了個OK繃,貼了藥再走回去,三十秒之後,孩子又走出來了,當然又是打算走向媽媽,被老師攔住後,他說他剛剛的OK繃沒有貼好,於是他需要再跟老師要塊透氣膠布,把剛剛沒有貼好的部分,用膠布固定住。於是,老師親眼看著孩子,把透氣膠布,整塊而完整的,全部貼在OK繃上,沒有任何與皮膚交接的地方。然後,孩子再走進了教室......。

是的,發生了什麼事,在現在這個父母手中的教養資源愈來愈豐富的時刻,我們傾力希望把所有的資源與潛能,都為孩子開發。但是莫名的,孩子愈來愈會說英語,愈來愈會做科學,愈來愈精通天文地理,卻不知道該怎麼過生活?

你也對這個問題充滿好奇嗎?讓我們先一起耐心看一看「宥辰」的故事(化名,這是改編自笛飛兒教室數個孩子的真實行為綜合案例)。

宥辰,平常是一個講起話,做起事來,動作都要大到確定別人會看見他的孩子。你對他的印象就是「囉囉囉囉囉囉囉」,彷彿是一台鼓風機搭配上彩色亮片,在光線的照射下,閃耀個不停。

如果今天有人稍微一點點的惹到他,儘管只是輕輕的按到他的小拇指,他也會立刻的跳起半身高,然後一迴旋的轉身,刻意帥氣又偽裝成蠻不在乎的指著你的鼻子,大叫:「耶~耶~,搞什麼鬼啊!你這個小屁孩。」所有的言行舉止,就是要人知道:自己,宥辰,是一個如此獨特,厲害,不是你這個什麼,可以隨便招惹的人。但是,恰恰有趣的是,如果今天是一個霸氣十足的孩子出現在他的眼角,不管這個小鴨霸說些什麼,做些什麼,儘管已經一腳「故意的」踩在宥辰的腳板上,宥辰卻什麼都看不見,感覺不到,沒有生氣、沒有情緒,空氣還是一樣如此清新,花好月圓,沒什麼壞事發生。不過,如果你剛好不是小鴨霸,那可就糟了,絕絕對對糟了,因為你只要一口氣吹到他的頭髮,跳起半身高,一轉身,剛好有怒氣的他,可以像九品芝麻官裡的包龍星一樣,對著你連珠砲的轟出一整串、一整段、一整個好幾十分鐘的責備與辱罵,彷彿你欠了他三輩子的債,到現在還不清。這就是宥辰。

今天的課程是要去大安森林公園找陌生人玩遊戲。宥辰一聽到,立刻「什麼?」、「真的假的,今天是要去教室外面玩?」,他簡直樂呆了,講話的聲音,完全高上八度,尖銳而興奮的語調,不斷的從他嘴巴裡,興奮的冒出來、冒出來,直到要步出門口,打開鞋櫃的那一剎那。

「我們不帶家長去嗎?」

我說:「為什麼要帶家長去?」

「應該要帶家長去吧!」眼睛穿透我,看向坐在沙發的媽媽心底。注意,不是眼底,是心底。而媽媽也立刻獲得心電感應,即刻從沙發上彈跳起來,慌忙的想要前往鞋櫃穿鞋,伺候皇上擺駕,喔!不,是被少爺帶出門,唉,不是,是帶兒子出門。一切的鍊結,是如此快速的理所當然,快到讓人要是不小心多吸了一口氣,就來不及反應。當然,在吸氣之前,媽媽就被我制止了,乖乖的退回沙發上,慌亂的眼睛寫著:「這樣好嗎?我可以這樣(違背聖意)嗎?」

▲大安森林公園恐龍磨石子溜滑梯(圖為資料照,與本文無關/北市公園處提供)

而宥辰也一臉覺得,「我就是應該把我媽帶上。怎麼會只有我出去,媽媽坐在沙發呢?這樣不對吧!太不對了!!」

由於我的堅持,宥辰猶豫的走入電梯,在電梯中宥辰是如此的戒慎恐懼,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,他該怎麼辦?會不會因為沒有媽媽所以發生了什麼意外?時間夾雜著焦慮,電梯門突然打開,外面涼爽的風撲面而來,一瞬間,宥辰像是接觸到前所未有的自由空氣,他突然間意識到:「天啊,我自由了」,再也沒有一個煩人的媽媽在旁邊唸我,然後開始非常非常高興,整個與好友講話的聲音都是用高分貝,像是直昇機賣力的擺動螺懸槳準備升空起飛,遠離哪個讓人帶著束縛的區域。宥辰開始非常非常高興講話,一直以「啊!」「哇!」那種尖叫聲當發語詞,非常高興,一直拉著好友睿原,一直瘋狂聊天,一直瘋狂聊天。完全忘記旁邊還有老師,還有路人,還有街道,還有其他的伙伴。

一路從教室往大安森林公園的路上,小朋友走阿走,走阿走,和風煦煦,日照冉冉,突然,宥辰跟我說:「老師我好渴」、「老師你幫我們去便利商店買水喝好不好?」一講完,眼睛直接定住便利商店的花花櫥窗,一臉都是滿滿的期待與嚮往,一臉就寫著待會進去我可不想隨便買杯水,而是可以買我喜歡喝的飲料就恰恰好這麼完美。

沒料到,老師淡定的說著:「剛剛出門之前就已經問過要不要喝水?要不要帶水?你們自己沒有人要喝水,也沒有人想要要帶水,現在跟我說口渴我也沒辦法囉!」聽完這段冷靜的鐵板話語,宥辰臉色轉變頹喪,滿臉改成「哎,好吧,我就認了我剛不帶水」並急著辯解:「我剛剛其實有喝一口」。但很顯然的,走到這裡,五百公尺的路上,他已經發現了, 一口水解不了未來的渴。

踢了鐵板之後,大家走進了大安森林公園,開始快樂的,瘋狂玩耍,跑阿跑,爬阿爬,你看大安森林公園這麼琳瑯滿目的遊樂器材,這麼多孩子在跑阿跳阿,光是看,細胞都興奮的想要大吼大叫了,孩子當然是幾乎一刻不得停,彷彿要用盡一生的愛只為了在這裡玩個過癮,才能徹底滿足。

當然這種「用盡一生的愛,與一身的力氣」的身體使用法,很快的孩子們又渴了。於是睿原停了下來,說:「我好渴,我要去喝水」,開始移開遊戲區,往某個方向前進,宥辰看著好友睿原的舉動,當真是摸不著頭緒,剛剛明明大家都沒水,老師也這麼狠心不肯買水,你傻傻的說著你要喝水就走了,是要去哪裡喝阿?帶著滿臉的疑惑,宥辰就這樣跟在睿原旁邊,與小千三個人,一起慢慢的移開遊戲區,往某個目的前進。

一路上,宥辰跟著睿原,但他也沒打算安靜著:「喝水?」「你瘋啦!這裡哪有水可以喝阿?」「老師又不買水,哪有水可以喝阿?」「你身上有錢嗎?沒錢哪來的水阿?」「你要喝水溝的水喔?」「喝汗喔?」「喝口水喔?」總言而之,就是一連串的「喝水」聯想大爆發,混雜著什麼「你是不是腦袋開花?」搭配著中文Rap,卡通音調之類的,一直在那邊講, 講一些胡說八道的話。

睿原顯然很認識這個朋友了,或是睿原是真真正正的渴了,因此完全沒有理會宥辰,繼續走,一直很堅定的走,在胡言亂語的喝水Rap搭配下,持續的走,真的走到了大安森林公園的飲水台旁邊,毫不遲疑的站上飲水台,按了按鈕,低頭喝著潺流的,但清澈清甜的水。

看著好友就這樣的來到一個石子台前面,壓著上面的按鈕,低下頭,喝著這個不知道哪來的石子台,裡面所冒出來的,不知道哪兒來的水。宥辰的臉,顯的非常非常的糾結。糾結,疑惑,甚至痛苦,整張臉就是「我好想喝喔!」「我真的快渴死了!」,但是,宥辰的腿站在原地,滿臉的糾結中,吐出來的字是:「這個地方,這個地方是可以喝水的嗎?」、「你竟然就這樣子喝水了?你太扯了吧!」、「這個水會不會有毒?」,看著那個石子座的開飲機,它是這麼不顯眼的站在路邊,旁邊是石子座的,喝水處下方的水盆裡,還不知道為什麼的,有著許多零零星星的沙子,這個,沙子,這個,喝水,這個,路邊,喝水,沙子,路邊,沙子不能吃吧!水有沒有混到沙子?這水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,水盆下還都是沙子,這個,這麼的髒,我的好朋友,你,你竟然就這樣,在喝這裡的水。

▲大安森林公園飲水台。(圖為資料照/王欣儀研究室提供)

所有的一切,是這麼不可思議的讓宥辰不知所措。睿原一口一口的喝著,手壓的酸了,停了下來,休息一下,再繼續喝。而宥辰,則滿臉複雜的、惶恐的,看著眼前這一切,他知道自己很渴,也看見朋友確實找到水喝了,但是,宥辰沒有辦法理解,也沒有辦法接受,自己這樣一半紆尊降貴,一半狼狽的窩在這裡,低著頭喝著這個不知名的,沒有任何品質保證、一點都不光鮮亮麗、沒有安全確認包裝的水。

睿原喝得滿足了,補足了剛剛大步奔跑與玩耍的汗水,招招手,熱情的對宥辰說:「快來喝,你不是也快渴死了!」,但是,宥辰仍舊震驚在自己的恐慌裡,一動也不動,滿臉的複雜隨著朋友的熱情,變成尷尬的傻笑,搖搖手用著乾燥到有點發疼的舌頭與嘴唇,說著:「沒關係,我沒有很渴,你們喝。」於是,一旁的小千也快步的走去喝水,而宥辰, 仍舊震驚著、徬徨著、掙扎著、煎熬著、痛苦的撐在原地,帶著自己乾渴的嘴巴與身體,出神的看著眼前的一切,兩個朋友輪流的喝著水,露出滿足的神情,邀請宥辰,而宥辰,羨慕又害怕的,無助又惶恐的,持續逞強的說著:「沒關係,其實我沒有很渴。」直到兩個朋友水足身體飽,快步的再奔回遊樂區,宥辰跟著,用著乾渴而沈重的步伐,希望口渴這件事,是能夠在時間中淡忘的,一步一步的,努力的逼著疲憊的身體,跟上自己的意志,與朋友一起回到遊戲區。

補足水分的睿原與小千,自然是又火力全開的玩著,當然,宥辰已經是宛若老人般的,困乏而沈重,身體的疲憊,隨著口渴與汗水,完全煎熬著宥辰,但是,宥辰還是持續的讓自己儘可能的快樂著,在宥辰的世界裡,玩樂是可以逃避掉痛苦的。轉眼間,睿原與小千已經玩進了沙坑區。

睿原花蓮民間貸款與小千穿著涼鞋,快步走進沙坑區。宥辰想也沒有想,也穿著他的布鞋一起走進沙坑區。很顯然的,聰明如你,很快就知道將發生什麼事了:所有人的鞋子都理所當然的進沙了,但是涼鞋進沙與布鞋進沙,可是很顯然的不同,涼鞋沙子來沙子去,敲一敲踏一踏沙子又顯然的變少了,但是布鞋呢?沙子來了卻去不了,玩了好一會,滿鞋子的沙子可真正難受,一段時間後,睿原穿著他的涼鞋,走出沙坑區,打開水龍頭,把涼鞋與腳一起放入沁涼暢快的水下,很快的,沙子沖走了,腳又乾淨了。宥辰呢?當然也是跟在睿原旁邊,把另一個水龍頭打開,把布鞋與腳一起放入沁涼暢快的水下,很快的,水淋濕滿滿的布鞋與襪子,沙子仍舊完全卡在裡面,這一整個完全就是不對了,怎麼愈沖水愈不舒服,這是什麼鬼事?

宥辰顯然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鬼事,繼續調大水龍頭,拚命將自己的布鞋與襪子送進水裡沖,讓鞋子襪子與腳子(腳已經變「餃子」了)一起吸滿水,讓腳包在一團和滿沙子的濕布團裡,直到我開口:「宥辰,你穿的是布鞋,要沖腳應該要先脫掉鞋子吧!」

宥辰抬頭看了一看我,快速的脫掉濕掉的鞋子,再準備把襪子與腳繼續放在水下沖。顯然的,問題並沒有解決,於是這次宥辰把襪子脫掉了,再把腳放到水下沖,手裡拎著濕襪子濕鞋子,這次果然沖乾淨了,於是,再脫掉另一隻腳的鞋子襪子,再拎著,再把右腳放進水裡沖,終於兩隻腳都乾淨了。宥辰滿意的要離開洗腳區,沒想到,一踩出來,怎麼搞的,踩出來地上都是沙子。怎麼會踩出來地上都是沙子呢?宥辰又覺得自己的腳又沾到沙子了,於是又再踏回去洗腳。洗完腳之後又再踩出來,耶,又髒了,他又再去洗腳。

然後呢?就這樣,宥辰洗完腳再走出來又踩到沙子又再進去洗腳,又洗完腳後走出來又再踩到沙子又進去洗腳,他就一直反覆的在那邊洗不停又踩不停。手上拿著淋滿水的濕鞋子與濕襪子,以及沒有濕的鞋子與襪子,混來混去,走來走去,水開來開去,潑來潑去,全部都濕了。但是,宥辰已經知道自己現在來到一個「寸步難行」的窘境。

▲大安森林公園洗手台。(圖為資料照/王欣儀研究室提供)

睿原早就洗好了,也眼睜睜的看著宥辰來到這個困窘的狀態。對於宥辰的行為,睿原很明顯的納悶,但是他沒有質問宥辰,也沒有嘲笑他,反而又走向水龍頭,打開水,兩隻腳踏進水槽,一派輕鬆愉快的沖水,也等著宥辰不斷的嘗試「如何一隻腳又一隻腳的輪流洗,卻可以兩隻腳都乾淨的走出去」。然後也是穿著涼鞋,早就洗好腳的小千,站在旁邊,疑惑了:「這是怎麼回事?不是洗好腳要走了嗎?怎麼突然變成一直洗腳雲林民間信貸?」小千疑惑著,卻又不曉得該怎麼開口問,於是隔一會兒小千轉身,自己往後走了十幾步看看別人在玩,爬爬一下樓梯,這些時候,睿原與宥辰還是繼續不斷的洗腳,左腳右腳,右腳左腳,兩隻腳一起洗,於是小千又無奈的走回洗腳區旁邊等待。

直到我開口:「你們兩個必須離開這個位子了!」宥辰才真的很擔心的準備離開。我也幾乎可以跟你打賭,如果今天不是我開口,或是下一個天大的石頭打下來讓宥辰必須面對這個問題,否則他可以繼續在水龍頭下反覆沖腳,沖到月黑夜風高也是絕對沒有什麼問題的。

好啦!必須離開洗腳區,那到底該怎麼辦呢?一踩出去就是沙子,手上的襪子與鞋子都像baby的尿布一樣濕到滿了,宥辰無助了,看著地板、看著襪子、看著鞋子,他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要穿襪子還是要穿鞋子,因為他已經很確定的知道,他一旦走出去他又將踩到沙子。於是我看著宥辰,輕輕的說:「宥辰啊!以你現在這種局勢,你只剩下赤腳了。」

聽到「赤腳」這兩個不可思議的字,宥辰的臉驚恐與荒謬的都尖了。高聲的喊著:「什麼赤腳?」「我怎麼可能赤腳?」我說為什麼不可能赤腳?你已經把你自己搞成這樣,你襪子也髒了,鞋子也濕了,外面也都是沙子,你只要踩到沙子你就整隻腳都沾到沙子。你把沾到沙子的腳穿襪子,或者是濕濕的腳穿濕襪子,然後再穿濕鞋子,這全部都不對吧! 但是宥辰也很有自己的堅持,他沒有辦法赤腳,所以他還是沖水後把濕濕的腳塞進濕濕鞋子裡。然後準備離開,不過他濕濕的腳塞進濕濕的鞋子裡,就像史瑞克的黏液沾在身上一樣不好受,走了一步左右,他已經很清楚知道這是非常難受的,於是他把自己的腳拔起來,然後說著老師你幫我顧鞋子好嗎?並開始在那邊用不可思議的語氣喊著:「老師竟然叫我赤腳!老師竟然叫我赤腳!」

之後,宥辰大概赤腳玩了十幾二十分鐘之後,睿原竟然也把自己的涼鞋脫下來陪他赤腳。睿原開始赤腳後,宥辰才開始覺得自己好像不再是異類,開始敢做自己、自在的走路。行走在滿滿的人群之間......。

前面故事有些長,但故事裡某些宥辰的行為片段你可能會覺得很熟悉。其實,這樣的孩子不是滿街都是嗎?雖然某些地方顯然是誇張了點,但整體來說,這種帶點缺乏承擔力又有點依賴、有點潔癖、有點失現實感的孩子,其實真的還蠻常看見的,你同意嗎?

很遺憾的,我們必須看著你的眼睛,很直接了當的告訴你:這種你所熟悉的片段,請小心,這就是媽寶的前奏曲。

震驚嗎?更震驚的是,本章一開頭的那位不斷找媽媽的小男孩,當老師問他:「你是媽寶嗎?」他快速且立即的跳了起來,大叫:「媽寶,我怎麼會是媽寶,媽寶是一個什麼事都找媽媽的人,我怎麼會是媽寶?」

是的,就像孩子不斷的找著媽媽,但他沒有意識到自己跟媽寶會有什麼關連,我們大人也是,在我們傾全力栽培孩子的當下,一個不小心,我們好像也可能忽略了、或是做了什麼應該是關鍵的事,因此,最後產生的結果,竟然與我們預期的完全不同。在這一章,我們將透過前面的故事拆解,與一些簡單的綱要式QA,幫助你覺察到,教養孩子,你應該優先注意什麼?

★本文經大寫出版授權,摘自《孩子的天才,需要蠢事許可權:4216個搗蛋鬼教會我們的事》

★一堂開給孩子,卻更需要父母戒掉「教養流行方法論」的初心課

您有滿腹媽媽經、爸爸經想大聲說出來嗎?《ETtoday東森新聞雲》親子版歡迎您來分享育兒心得,灌溉孩子們健康、快樂成長,來稿請寄「parenting@ettoday.net.tw」,並請註明「個人簡介」。本報保留篩選、修改權限,文章登出不另行通知,不便之處敬請見諒。

★更多孕兒、婆媳、婚姻相關話題(報喜文、集氣文、抱怨文等),歡迎加入「歐膩的育兒媽媽經~姐就是要碎碎唸」臉書社團一起交流討論,也歡迎大家秀出任何寶寶照、懷孕照、個人美照跟臉友分享。





民間借貸能相信嗎?

在社會上越來越多的民間借貸的出現,同時也越來越多借貸糾紛的出現。民間借貸糾紛增加的速度驚人,也就說明當今社會上有很多的人傾向於民間借貸。那麼多人都選擇民間借貸,是不是民間借貸就很值得信任?假如是很值得信任的,怎麼又會出現那麼多的糾紛? 民間借貸的樣式很多,風險也很大,並不是所有的民間借貸都可以相信,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民間借貸都是非法經營,在不合法的民間借貸之中,的確會存在極大的風險,最可怕的就是遇到黑社會的高利貸!因此在選擇民間借貸的時候就要很小心,不要輕易相信與一般借貸相去太遠的條件,像是短期可借大額款項、刷卡換現金、票貼放款、保證借到錢、汽機車借款免留車、免擔保免抵押等等,雖然條件聽起來很誘人,但是往往也潛藏著莫大的危機!

民間借貸有什麼好處?宜蘭民間借款

民間借貸相對於銀行貸款具有靈活、簡便、快速、收益率高等幾點優勢。從靈活性來看:簡單地說,民間借貸是債權人和債務人之間的協議借款,沒有銀行內部核准的限制,只要雙方認可,符合法律相關規定,就可以承做,但為確保放款人利益,必須有抵押、公證和擔保;簡便性:流程簡便,手續辦理簡單,需要提交的資料精簡, 不像銀行一樣需要提供許多證明;快速性:這是民間借貸最大的魅力所在!因為手續簡便,借款人通常可以很快就拿到所需款項。

民間借貸的運作流程?

民間借貸運作流程如下:對借貸人進行審核,符合借貸條件,雙方就簽訂借貸契約,在借貸契約書上規定還款的時間、利息、地點,最後就發放貸款。 民間借貸的流程比銀行借貸簡單、便利,因此很受中小企業的歡迎,但是民間借貸的利息通常會比銀行借貸的高,在借貸之前要確定借貸利率。借貸雙方之間簽新竹民間貸款訂的借貸合約是借貸雙方的證明,也是一個保證,要切記在民間借貸不要忘記簽訂借貸契約書,而且每個細節都要詳細問清楚,絕對不能馬虎!

民間借貸利息的規定?

民間借貸的利息規定法源依據如下:

民法 第 204 條 約定利率逾週年百分之十二者,經一年後,債務人得隨時清償還本。但須於一個月前預告債權人。前項清償之權利,不得以契約除去或限制之。

第 205 條 約定利率,超過週年百分之二十者,債權人對於超過部分之利息,無請求權。

第 206 條 債權人除前條限定之利息外,不得以折扣或其他方法,巧取利益。

第 207 條 利息不得滾入原本再生利息。但當事人以書面約定,利息遲付逾一年後,經催告而不償還時,債權人得將遲付之利息滾入原本者,依其約定。 前項規定,如商業上另有習慣者,不適用之。

刑法 名稱:中華民國刑法 (民國 96 年 01 月 24 日 修正) 第 344 條 乘他人急迫、輕率或無經驗貸以金錢或其他物品,而取得與原苗栗民間借款本顯不相當之重利者,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。

裁判字號: 27年上第 520 號

要旨: 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條重利罪成立之要件為?乘人急迫、輕率或無經驗,貸以金錢或其他物品,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。在第一條件,係指明知他人出於急迫、輕率或無經驗,而利用機會故為貸與,在第二條件,係指就原本利率、時期核算及參酌當地之經濟狀況,較之一般債務之利息,顯有特殊之超額者而言。

此項犯罪,固須對於特定人為之,始能成立。至若明知社會上有因急迫而舉債濟急,及因輕率或無經驗而從事舉債之情形,預定苛刻條件,一俟他人告貸,藉以博取重利為常業者,雖非對於特定人乘機利用,不能謂非對於一般人具有犯罪之概括故意,則其犯有前項法條所載情事,即應論以同法第三百四十五條之罪。

雖然有法律可以依據,但是民間借貸的契約畢竟還是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所成立,利息、期數以及還款條件都是要依照合約來計算,因此還是在簽訂合約的時候就要仔細瞭解,以免後續發生問題,到時候再來處理可就得不償失了!
4CA743A1F54D7931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shawc087fl353@outlook.com

shawc087fl3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